> 钓鱼技巧 > 正文

春钓情怀

钓鱼哥 8029

  我爱好钓鱼,婆姨说我简直到了“鱼痴”的程度,应该娶个“美人鱼”为妻才是最佳选择。我也没想到“鱼痴”病传染性如此迅速,只有二、三年光景,我家的左邻右舍就出了好几个“鱼痴”病患者,就连我女儿也不例外。

  我记得女儿五、六岁的时候,春天即将来临,我在家里收拾渔具,要在水盆里试钓,女儿鱼杆都那不稳,非要提上几杆,过足了钓鱼瘾方才罢休。去年女儿从国外留学归来正赶上冬季,咱陕北一片冰天雪地,未能如愿以偿。因此,她好几次在我面前朗诵唐代诗人柳宗元的《江雪》:

  千山鸟飞尽,万径人踪灭;

  孤舟蓑立翁,独钓寒江雪。

  可见我和女儿的“鱼痴病”是无药可救了。

  今年春节过后,女儿去北京实习走了,未能过上钓鱼瘾,使她心里很难受,总是觉得缺点什么。清明节刚过,在一个春光灿烂,风和日丽的下午,我同憋屈了一个漫长冬季的几位鱼友一起来到南泥湾一个水库。大伙以熟练老道的技法,很快将海杆、抬杆、手杆下了水。可能是山沟凉气重的原因,较长时间不见鱼上钩,这时我舒展了一下全身筋骨,抬头观望水库四周的青山绿水。啊!我看见了满山盛开的山桃花,粉澄澄,红艳艳,看见了山沟里杨柳枝上新吐出的嫩芽,绿茵茵、水晶晶;看见了水中青山倒影,仿佛是春姑娘在瑶池中的婀娜舞姿。此情此景,对我这样好动情感的人来说,嘴不由己的朗诵起唐人褚光羲的《钓鱼湾》:

  垂钓绿湾春,春染杏花乱;

  潭清疑水浅,荷动知鱼散;

  日暮待情人,维舟绿杨岸。

  一遍又一遍的复颂着。到了第三遍时突然醒悟,嗨!这是一首古时“鱼友”的爱情诗,多亏离我最近的两位钓友没在意,不然那我开涮,哪还不羞涩人也……

  我正在暗中庆幸小孙、小六子未听见我咏诗的时刻,钓友建洪大叫“你的漂浮不见了”,我急忙提杆,嚯!一条两斤多重的红鲤拉出水面。我在想,刚才暗中小庆幸,现在来个明的大庆幸,再也不用担心“路人借问遥招手,怕得鱼惊不应人”。在我率先开钓以后,渔友们都有不小的收获,直到夕阳西下是,我才收杆,大家恋恋不舍地离开这一湖春水,离这山川秀美的南泥湾。

  在回家的路上,渔友们情绪非常好,啦话自然与钓鱼有关,顺便交流经验,切磋技艺。我也借机摆起龙门阵,情不自禁的谈起钓鱼“四季秘诀”,“春钓滩,夏钓潭,秋钓浪,冬钓阳”,还有什么“钓鱼不钓草,等于瞎胡跑,钓鱼不看风,等于瞎费工”的谚语。这些秘诀和谚语是我南方工作生活18年的经验所在,钓神的美誉非我莫属,钓鱼教练的岗位还不曾有人胆敢挑战。说句实话,钓鱼科技也是日新月异,传统技法与配饵已不适应。前不久,北京有位朋友给我带来一本《钓鱼百科全书》,祝愿渔友们在健康有益,高雅文明,又充满刺激的活动中,得到良好的锻炼,我确信不要多久时间,我们钓鱼的业余事业会有大的发展。

  当我们进城时,宝塔山彩灯闪烁,市内万家灯火辉煌,繁华热闹的街道变的亲切、整洁、幽静、宽敞,不是我的心旷神怡的感觉,而是延安变化太大、太美、太靓丽……

让更多钓友知道
分享到:

支持数 |
看了春钓情怀的钓友还看了:
您可能喜欢的视频:
微信扫描 钓鱼哥,最纯粹的钓鱼 您也可以在微信中搜索“gediaoyu”,获取最新钓鱼技巧、视频、比赛、鱼获。
全部评论
马上发表你的观点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