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钓鱼技巧 > 正文

常胜秘芨黑坑池塘引鱼技巧

钓鱼哥 9017

 

  俺是咋叫塘主“改道”的“改道儿”——东北民间口头语。新医疗技术时代,直肠手术了把肛门挪到肚皮上,叫作改道儿;电视主持人一经成名便转行,不是当官就是演戏再不就嫁老外,老百姓也谓之“改道”;旧社会妓女从良啥的好象也在“改道儿”之列。而俺这城郊有个开鱼塘的塘主,曾经被俺逼得改了道儿,咋回事?且听我从头道来。

  已是几年前的事了,话说这天得到个钓讯,郊外有个鱼塘要开竿。本是单纯养殖池,可一池鲫鱼打出来要卖时,收鱼的贩子却只要大的,淘下来一些三四两的不爱要,说鱼没长开,要收,价格得斩半。塘主一看,稀烂贱的卖了,本钱都勾不回来,于是又都扔回了塘里。可扔回去了毕竟不是最终办法,继续养过一冬一春、直等到明年这时候再卖?成本上就不合帐了。咋办?一核计,干脆,五十块钱一天,放竿开钓吧。

  我单位有俩钓鱼瘾大的,也算俺徒弟,一个叫“大波”,一个叫“乱钓”。那个时候50块钱虽说是相当的贵,但听说鱼挺厚,哥俩头天晚上就睡不着觉了,起大早杀过去。我用的1号长身硬尾标,调三钓二。饵呢,我掏出一袋国产新品鲫,说:“你俩就别开饵了,写征文得了奖、钓鱼网站给我寄了一纸箱饵料呢。”大波是竞技钓小烧族,小子用饵很讲究,也很挑剔,他告诉我,为了练“开饵”,他曾在家将几十块钱一袋的丸九饵左一包右一包地大团大团和出来,摸索饵性、感觉状态,以至一堆堆饵团倾倒进卫生间,堵塞了便池冲不下去。他也曾几次参加竞技钓掐鱼,但都是拿了第九。名次取前八,他回回“老九”,自称“那叫一个点儿背”!俺每次都鼓励他:“参赛有十来个人腻,能得第九不瘦啦。”但这并未影响他对自己“饵道”的自信,看着我的新品鲫,他就要掏自己的丸九。我说:“甭掏!你别光迷信东洋老九,饵这东西没有一定之规的。”乱钓也帮我敲边鼓说:“你就是死抱着东洋老九才一直难改老九的命,下回改改道儿、拿国产饵去跟人掐鱼,没准就进前八了。”

  开饵。钓生口鱼,应该搓饵就行。看看包装袋,上边注明含南极虾粉和藻类,撕袋倒入饵盆,饵料呈淡红色,果然是藻类和虾粉两味融合。大波兴致高起来,说:“里边有胺基酸,我闻出来了,钓养殖鲫,它应该适口。”我捏捏饵粉,感觉细腻膨松,应该属于高雾化饵。个人经验,轻细的粉饵尽管雾化好,但它的雾化更多是立体的,“饵雾”状态的雾化区固然诱鱼效果强,但从许多教学碟片水下摄影记录的情形来看,立体雾化引来的鱼却常会处于过度兴奋状态,像没头苍蝇似地吸食饵雾、乱作一团。用专业术语说,这种“饵雾”往往容易把鱼“引疯”——“疯鱼”不会从容吃食,这样的鱼是很难钓的。最理想的雾化状态应该是“化”而不“雾”、散落水底。而欲达此态,当然是使化散后留窝的饵,颗粒相对粗些、比重相对大些,很多人钓鱼开饵总要兑入粗颗粒“超诱”,就是这个目标指向。

  那就兑超诱。七份新品鲫、三份超诱,按饵水比,开成稀糊状(不须多久即会胀干的),新品鲫质地轻、膨胀性好,入水后雾化会较快,而超诱颗粒粗,比重大,散化后将会具有很强的“留鱼”效果。这次在粗颗粒超诱之外,我还专门添加了少量香精小米,香蕉香型的香精浸泡的,色泽金黄,味道强烈,与散饵一道、星星点点留在窝子里,会有更强的留鱼效果。

  几分钟后,盆中的饵吸透了水,已不再是糊状,团弄成坨,稍微攥一攥,挤出空气,摸摸饵团,手感上佳,嗅嗅味道,味感也不错。

  开整!

  我虽不大掺乎竞技比赛,但在用饵之道方面,还是和大波十分趋同的。实践告诉俺:垂钓中,钓鱼重要、引鱼更重要。全程持续引鱼是“台钓”带进大陆的一项最重要的技术革命,也是实战致胜的一个关键细节。然而尽管“台钓”进来已近二十年,还是有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“台钓”人群并未意识到它的精髓所在,并未把“全程持续引鱼”这一宗旨吃透,而这不啻于根本就没有领会“台钓”的要义。“钓引合一”,垂钓过程亦是引鱼过程,不专门制诱饵打窝,却胜似专门打窝子,“引鱼”技术已成为一大研讨课题。大波总结出三种引鱼法,很有实战价值:(1)窝引,钓赛(包括很多以天计费的“竿坑”)不允许用打窝器或手抛打窝,但不等于不能用竿“抽窝”,开钓时,连抛十几竿、几十竿,一气先把窝子墩出来,抽窝的饵团视鱼的大小可以是指肚般大、甚至可是中药丸子大小,窝子抽足,诱鱼汇集,再搓小饵开钓。若在高密度竞技池,抽窝的饵量有时花生米大的二粒就会超量而把鱼引乱。(2)“逗引”,不是指以动态饵逗鱼咬钩,而是施钓的前几竿在见标有反应鱼快吞饵时,故意扬空竿,使钩上的料饵散落。这样,只吃到散落饵不过瘾的鱼见到此后降下的粒饵就会抢吞。(3)鱼的密度不到位──持续引。所谓引鱼密度到位的概念,即:在有鱼、密度可以、气候、鱼情都正常的情况下,抛竿后,钩饵到底稳住,相应时间内浮标应有上下左右的浮沉晃动、以及咬钩等标讯反应,若钩饵落底后,浮标一直丝纹不动,说明鱼儿没有引到“位”。遇此情形,钓手应以一定频率持续抽窝,饵粒可偏大些。

  开钓不久,我、大波、乱钓都已开始上鱼了。虽不能说连口,但频率亦可。旁边一大叔却秋后老豆角——干弦(闲)着,一直没动静。又过一阵子,实在坐不住了,大叔就说:“还是你们的食儿好啊,我这就是不咬。”乱钓就问:“你使的啥食儿?”大叔提竿让乱钓看:“颗粒面子,白面和的。”说罢,看看泡了近两个钟头的饵,见饵团完好如初,遂又扔进去,接着守。乱钓一瞧,这哪能钓着鱼?便说:“掰块我的饵试试吧。”大叔高高兴兴过来掰了块饵回去,上饵抛钩,钩刚离手,俩饵就全掉了,他便抓出一把白面揣到饵里,搓个饵团试试,好象感觉还是发渣,遂又加了一把白面揣进去……最后大概觉得饵团足够结实了,上饵、抛钩。不出几分钟,竟开和了,上了条鲫鱼,还挺大,笑呵呵地摘鱼入户,说:“还是你们的食儿好使啊。”看看另一个钩上的饵团,好好的,便补搓了一个饵,抛进去。

  这工夫,乱钓那儿已经有点忙不过来了,不是上鱼忙不过来,而是提竿忙不过来,浮标入水就上蹿下跳,连挫带升再黑标……可他一提就空、一提就空,全是空枪。他擦了擦一脑门子汗,困惑不解:“一提鱼就没竿……哦,一提竿就没鱼,一提就没鱼,这咋还不会玩了呢?我这块儿哪有鲫鱼嘛,整个一群窜丁子。”旁边大叔就笑:“你们那食儿,好使得大发劲了。”

  我告诉乱钓:“一看你的窝就知道咋回事了,鱼星层层,标相呢,杂乱无章、谁看谁迷糊。频频空竿没别的毛病,就是鱼引得太多了,引乱了、引疯了。”他问:咋办。我说:“赶紧把饵打粘吧!降低雾化散落,甚至抛钩到窝区外去钓,暂停在窝区引鱼。”

  乱钓依言照做,果然立竿见影,小子高兴了,笑曰:“大波的三条‘引鱼经’该加一条了——‘鱼引多了暂停引’!说的对不?”大波道:“钓你的鱼得了!这会儿成‘大明白’啦!刚才谁‘一提鱼就没竿’来着?”

  大叔那边断续也上了几条鱼,如果时间稍长不咬,他就提上来检查一下饵,看看饵团完好如初,便抛进去,接着守。乱钓便说:“大叔啊,哪能这么钓鱼呢?饵太硬,都快赶上石头蛋子啦。”大叔说:“对啊,我钓鱼就愿意使‘石头蛋子’,抗泡。”乱钓说:“饵硬鱼不咬。”大叔说:“咬!咋不咬?那回我用大硬食钓上条鲤子,想摘钩,鱼不张嘴,怎么也掏不出鱼钩来,我急了,薅着钩游线,铆足劲一拽,生生把钩从鱼嘴里拽出来,拽出钩一看,饵还把钩包得好好的哪,倒是省事了,扔进去,接着钓……”我们哥几个全笑翻了。擦擦笑出来的泪,乱钓再次递上一块饵:“大叔你可别加白面啦,求你了。”大叔说:“不行,不加粘,一撇就掉,我使唤不了。”乱钓说:“宁可反复揣粘点也别加白面,但一定要软,在保证抛钩不掉的情况下,饵越软越好。”——这应该是他得自切身感受的肺腑之言,这乱钓刚学钓鱼那会儿,什么软硬、雾化从来不研究,死心塌地就觉得食儿越“结实”越好,只要鱼不咬,钩上有食,省事就行。我们换食,忙忙活活一次次提竿,而他换食最省事也最简单,把钩提回来,看看又粘又硬的饵团原封未动好好的,抡起竿子再撇进去,完活儿。与其说换食、不如叫“检查鱼食”更贴切。后来一回回的背着日本名儿“光P眼子”空军返航,让他终于铁心“改道儿”、改弦更张。随着改邪归正后鱼获见长,现在知道了“雾化”的好处,已是见不得“石头蛋子”了。

  见他规劝得如此苦口婆心,大叔将信将疑地依言行事,把饵揣成软粘状态,试了下,果然效果强于“结实”,连上几条鱼,老哥高兴了,总结道:“跟饵软饵硬没关系,还是你们这食儿好使。”

  嗨,跟他还算说不明白了。

  到下午两点多钟,我问大波:“钓了多少了?”他说:“反正不少,差不多行啦,别整太多,弄得老板太上火也不是回事。”哥几个提前收竿,三人加起来钓了能有七十多斤,大叔也钓了能有六斤多鱼,他说这已是他钓鲫鱼的“史上最强”一天啦。哥几个把鱼户提出水,老板果然脸有点绿了。大波跟他说:“今儿早点走啦,明儿再来。”老板把烟P扔地上踩了,说:“别来了。”乱钓说:“咋地?不开坑了?”他说:“开,不论竿了,想来钓,论斤。”我们收拾好东西时,老板果然把一张告示贴了出来:明日起,改为斤钓,每斤六元。

  哈哈,哥几个是怎么把塘主逼“改道儿”的?当然钓场致胜绝少可能“一招制敌”,通常出自综合“武功”,但其中一个关键细节却是值得俺乐道的,归纳为“七字真经”:常胜秘笈——持续引。另外,那位大叔还印证了乱钓的一个感悟:“好食儿”不一定“好使”,用到好处才是金.

 

让更多钓友知道
分享到:

支持数 |
看了常胜秘芨黑坑池塘引鱼技巧的钓友还看了:
您可能喜欢的视频:
微信扫描 钓鱼哥,最纯粹的钓鱼 您也可以在微信中搜索“gediaoyu”,获取最新钓鱼技巧、视频、比赛、鱼获。
全部评论
马上发表你的观点吧!